心怡网

分享本站到: 我的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天涯社区 QQ收藏 百度搜藏 百度空间 百度贴吧 人人 新浪微博 QQ空间 复制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文学散文 > 详细内容
女知青,一段被选择性遗忘了的历史
发布时间:2017-3-12 18:51:01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 【】 【】【

  女知青,一段被选择性遗忘了的历史
  
  ——读宾歌老师的诗歌《女知青》
  
  文/深圳,子在川上曰
  
  我不熟悉宾歌,也没有读过他的其他诗歌。这首诗是我哥们陈润生发在微信群里才看到的。我之所以品读这首诗,是基于以下几个原因:一、这首诗浅显,但是不容易懂,因为现在很多人都根本不知道,也想象不明白女知青这种事情。二、女知青作为某个特别时期的政治运动的牺牲品,是不应该被选择性忘记的。三、中国人从上到下喜欢盲从,喜欢搞运动,却很少人反对,提出不同意见,而极个别反对的人也往往都被打倒成了牺牲品。四、我们对于喜剧,是乐于传播宣扬的。而对于悲剧,总是选择性遗忘,或者干脆直接过敏。这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劣根性。
  
  好了,先说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背景吧。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个概念是毛伟人1956年提出来的,主要是学生们自愿报名,组成垦荒队,去农村或者边疆垦荒,支援祖国的经济建设。当时参加的人数也较少。1966年,轰轰烈烈的红卫兵造反运动,也就是震惊世界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到了1968年,红卫兵们的造反运动愈演愈烈,已经不受党中央控制了。国民经济全面衰退,每天不上课,无事可做专门造反的学生们已经高达一千多万人。12月份,毛伟人提出了知识青年必须下放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主张。于是,上山下乡立马成为了一项政治运动。谁不下乡,谁就是对党和政府不忠诚。
  
  说到这里,很多人可能不理解,上山下乡有什么了不起。如果在乡下呆不习惯的话,就赶快回来呗。其实,很多当年下乡的知青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的。在那个特殊时期,与知青同时下乡的还有知青的户口。知青下乡,户口也随之一起迁到了乡下。户口迁出了,如果原单位不开证明函,又找不到接收单位,是迁不回来的。在当时,每家每户的口粮,也是严格按照户口领取的,而且领粮食的时候必须带着户口簿。另外,当年我国对于人口的流动也是严格控制的。稍远一点距离的走村访友,都必须到大队部或者工作单位开具证明并且盖上公章,否则你不仅吃不到饭,买不到车票,住不到旅店,更会被当做盲流抓起来强制劳动,一年或者数年后,再遣送回原籍。二千万男女知青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下放到了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劳动教育。一个地方,如果下放的知青数量很多,就会设置知青点来安置。如果数量少,则会直接安排在农民家里居住。我家里当年就住进了一个来自于长沙的知青。
  
  当时的农村,生产率低下,没有化肥和农药,肥料全部靠人畜粪便以及草木灰等农家肥,杀虫则要靠人工捕杀,所以种植出来的农作物产量很低。而收获上来的粮食,大部分又被国家征收了,只留下少部分作为口粮按照劳动力的大小,或者职务的高低分配下来。相较之下,知青的劳动力是最低的,连农村的女人和半大小屁孩都比不上,所以分配到的口粮就更少了,可以说是食不果腹。另外,在农村,是靠体力挣工分吃饭的。谁的力气大,谁敢杀敢打,谁的级别高,这样的人挣的工分就多,年底分配的口粮就多。所以,当时的知青受到欺凌是经常的事情,而女知青就更不能幸免了。诗中所写的1976年,我那年四岁。听父母说,那几年我家五口人,每年分配下来的稻谷总共400斤,折合成大米才300斤,猪油2斤,菜籽油2斤,知青们应当更少。人性决定了一个人只要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很多弱点就会彻底暴露出来了。很多的男知青,为了能够吃饱饭,经常偷鸡摸狗。一部分女知青为了多吃一口饭,就下嫁给了当地的村民。特别是1978年以后,女知青为了能够让那些刁难的大队干部打一纸证明,盖上公章,使自己能够安全脱离农村,回到城里,更是投其所好,无所不用其极。
  
  宾歌老师这首诗中杀猪的情景,我是很熟悉的。当时农村每年杀年猪过年,全生产队的社员们都围在了一起,我们这些小孩子因为有肉吃了,更是蹦跳着,大呼小叫着。生产队会计则忙着按照社员们一年工分的多少以及宰杀的猪肉多少,计算出每家每户可分配的猪肉的数量,再抓阄决定猪肉的部位。至于宾歌老师诗中的女知青,确实是没有分配猪肉的资格的。
  
  读宾歌老师的这首诗,有几点需要注意:第一、女知青的住房在猪栏隔壁,苍蝇蚊虫蛇最多的地方。这说明了女知青在那里境遇很差,不受人待见,被人歧视欺凌应当是常事。第二、猪头给了生产队长,这说明了在她劳动的村子,是个讲特权的地方,队长就是那个小团体的王。第三、女知青在猪屎里面捡到了一截猪大肠,用火烧熟了吃了,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凄凉的小年。这说明了她实在是饥饿难耐。特别是她想起了她以前在大城市里过年的香肠味道的对比,更是让她悲哀和悲凉。第四、她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只有悬挂在猪栏上的她的红丝巾。红丝巾代表着她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遗落,表示了她的绝望。那么她到底去了哪里?是自杀了?还是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向了大山深处,被猛兽吃掉了?或者是献身于队长,换来了一份盖了公章的户口迁出的证明,回到了大城市里的父母身边?不管是哪一种?对于她来说,都是毁灭和悲哀。
  
  宾歌老师的这首诗是对一个特定历史时代的缩写和忠实的记录,特别是在如今这个大家都为金钱和房子、美色所疯狂的年代,在这个上山下乡运动被政府和国民选择性遗忘的年代,在“女知青”这三个字被很多媒体网络论坛过敏的情况下,更是显得难能可贵。这样的诗是不带任何功利色彩的纯诗,值得我们静下来来品读、回味,反思和反省。
  
  写到这里,再说一些题外话吧:
  
  第一、当年住在我家里的知青,由于受到了我父母的照顾,最后安全回到了长沙。没多久就在亲友的多方活动下,成为了一位公安干警。这在当时,是很牛皮的事情。所以,后来我大哥去长沙读大学,每个星期天,他都去接我大哥到他家里吃饭,他说,如果没有我父母的照顾,在农村的那几年的日子,简直不可想象。
  
  第二、当年两千多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他们从当时相对优越的城市生活,一下子打落到了社会最底层,没有尊严,没有自由,天天为了能够活下去而劳作着。这对他们的人生观改变很大,特别是最后疯狂的返城潮。这部分人中的很多人都变得为了利益,而不顾一切了。最近习老大反腐,反下来的贪官中的大部分人都有这部分的经历。现在层出不穷的老人诬陷上前救助的好心人的事件,这些老人中很多也有先当红卫兵造反,再下放到农村改造的经历。当然,还有更多的知青,他们没有变坏,还坚守着自己的底线。这部分人和他们的子女,还苦苦支撑着这个社会的道德体系,让这个社会还不至于崩溃。
  
  第三,两千多万知青的上山下乡,把他们的学习的最好年龄,大好青春都白白耗在了农村,把他们的聪明才智耗在了为了每天能够多吃一口饭而勾心斗角上。他们在接受艰辛的体力劳动的同时,也学会了逢迎和屈从于强势和强权者。这导致了我国知识层面的断裂。虽然这部分人中,后来有很多人又继续学业,当上了专家学者,作为公知在电视报刊网络等媒体上频频露面,发表文章和演讲。但是,他们已经失去了作为专家和学者的独立人格。他们没有了自己的系统知识,没有了自己的独立观点。他们的知识和观点都是为领导服务的。领导需要什么样的知识,他们就炮制出什么样的知识。领导需要什么样的结论,他们就提出什么样的观点来配合。各位可以百度一下,看看最近几十年来,我们的那些专家学者们都提出了一些什么奇怪的观点,得出了一些什么样的荒诞可笑的结论就会明白。
  
  【作者简介】子在川上曰,原名陈宝川,男,土家族人,1971年生。种过地,酿过酒,做过建筑工人,为一些三流杂志写过稿子,也开过酒楼,现为深圳一家企业的负责人,长期居住于深圳。

  如果喜欢本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sanyimyhome(手机长按复制)
  或打开微信扫描下面二维码点击关注,获取作者更多优质美文。
  手机读者可长按心型指纹图片进行二维码识别,进入”心怡心语“点击“关注”。

  心怡心语二维码

  心怡日记网
 提供更多美文!欢迎在下面给本文评论!遇到喜欢的文章,别忘了用屏幕右侧的小工具转载或分享到朋友圈哦!
本文网友qq交流群:392630794(文学-情感-人生)发表文章:文章投稿 说说心情(留言板)

 90后,结婚时候有几个处男处女?  姐姐的爱情故事,我和堂姐的爱情  女人嫁什么样的男人喜欢男人的表现?
 为什么非处女不娶(切勿谩骂)!!!  值得一辈子去爱的人  很长很感人的文章让我看了哭了
 上万人看了都哭了,为了自己和孩子看完  男的女的都看好了,犯贱不该做的别做!  我太累了—如果我死了?
 说说80后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与困惑  搞清楚这几个答案再恋爱吧  如果你看了哭了,就请写下你爱的人的名字
 80后的悲哀,悲哀时代,可怜的人!  一个大学男生写的、没有颓废抱怨消极  爱与被爱,爱的人与被爱的人....
 老公养了个坐台情人,拒绝过性生活?  100句让人心疼唯美伤感的句子  女人一生千万不要做的几件事
 说说90后,90后的个性成长责任非主流  疼,一层层漫上来,撕心裂肺  深夜、一个人、一间房、一丝悲伤...
 70后的女人,妩媚,优雅,淡雅如兰  70后的我们都早已老去,只是不愿服老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失忆了,那么
 “莫名”的泪,莫名的伤...  妹妹你是我的天使(看完绝对泪崩)(1)  傻孩子要学着无情学着无所谓学着沉默...
 2007年日记 2006年日记 2005年日记  2010年日志 2009日志 2008年日志  2004年的网络日记(记录生活)
qq非主流日志大全


上一条:  冷巉:跟着陈金茂老师的《谈情说爱》走(...          下一条:  油瓶儿(蔡志杰【半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