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怡网

分享本站到: 我的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天涯社区 QQ收藏 百度搜藏 百度空间 百度贴吧 人人 新浪微博 QQ空间 复制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 亲情文章 > 详细内容
母爱,穿越死亡(二)
发布时间:2015-9-15 21:56:58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 【】 【】【

  母爱,穿越死亡(二)
  
  文/深山灵芝
  
  母亲所说的房子,那是我很小的时候造的。解放前,祖祖辈辈都住在山沟沟的窑洞,一是为了省钱,二是为了躲避战乱,出行靠两条腿,收获依赖肩上的扁担,改革开放后,政府为了改善老百姓的人居环境,住在沟沟坎坎的人只要有能力,政府配合批宅基地到了岭上。当时大哥哥刚刚结婚,父亲为了避免以后发生纠纷,直接报批了两片宅基地,一片写上了大哥哥的名字,另一片写上了小哥哥的名字。盖房子的主材都是父亲买的,大哥哥买了他自己房子的辅材,小哥哥当时还上学,所以写着小哥哥名字的房子实质是父母亲造的。
  
  小哥哥结婚后,小嫂嫂多次指桑骂槐让母亲搬离院落,由于房子和她毫无瓜葛,所以她的无理取闹总是得不到支持。后来夫妻俩去西安康复路市场干起了批发,数年见不上一面,婆媳间的疙疙瘩瘩也就告一段落。
  
  父亲下葬后的当天下午,天空下起瓢泼大雨,脚脖子深的雨水往屋里漫,我和姐姐们拿盆的拿盆,拿笤帚的拿笤帚,一瓢一笤帚的往外赶。小嫂嫂双手叉腰,满脸喜庆,母亲说:“你公公不在了,作为晚辈你没有一点儿悲伤反而又唱又笑,你就四邻八舍的议论,你就不想想你是啥名声……”
  
  小嫂嫂一脸不懈:“公公死了,以后你就没有靠山了,我说你心不正一碗水端不平兴一家灭一家,为啥让他死到我家,他又不是只有一个儿,那个儿难道是你给别人生的……”生性暴躁的三姐再也听不下去了,哐哐哐几个嘴巴子搧了过去,嘴里吼道:“第一个耳光搧你不孝敬老人,第二个耳光搧你满嘴喷粪,第三个耳光搧你白上了这么多年学……不要以为老爹不在了,老娘就流落到了你手底下……”小嫂嫂揪住小哥哥的衣领:“你这个窝囊废,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她当姑娘的想在娘家称王称霸,没门儿!”说着开始操起了家伙,掂起铁锹,小哥哥一声没吭,整个人消失在雨幕中,留下了的是女人之间的撕扯乱打。母亲瘫软在湿乎乎的地上嚎啕大哭,一边哭死去的父亲,二边哭自己没有着落的未来。那哭声就像飘扬在空中的塑料袋,时而被风撕扯的体无完肤,时而重重摔在地上,给人的感觉是撕心裂肺。看着香案上父亲慈祥的照片,甜甜笑着,父亲在世时很不爱笑,可是这张遗照却乐呵呵,也许他也是想竭力摆脱这个没有良心的世界吧,他无牵无挂走了,留给母亲的是什么,她跟着你吃糠咽菜,不顾惜自己的身体生下一群儿女,吃苦是她的专利,孝敬父母是她的本分,可是父亲你给了母亲什么,漂如浮萍的一生?满脸皱纹的母亲越发苍老无奈,扶着墙的手开始颤抖,我在心里埋怨父亲:“爹,你走了,你省心了,可我娘怎么办?”
  
  平息这件事情的是母亲,她拿着扫把摔打三姐:“孩子,嫁出去的姑娘不要管娘家的事,娘不让你出气……”周围的邻居拉开了小嫂嫂,年龄大的开始指责:“你公公尸骨未寒,你不安慰你娘就算了,你还给伤口上撒盐……”小嫂嫂吐了一口痰,擤了一下鼻涕摸到鞋底上:“死,我巴望着他死呢,那是他该死,住着我的房子,一心向着他家老大,等到这死老太太老了,等到要我伺候她,你看我怎么收拾他……”大姐生气了,站到院子中间,雨哗哗哗吓着,好像苍天的眼泪:“话你也说了,你的意思我也知道了,放一百心,老娘不会让你伺候,我给老娘带走,我吃啥老娘吃啥,以后咱家的事不说了,你自己养着姑娘孩子,你给你自己的孙男嫡女交待去……”
  
  家里总有出头管事的人,大姐的做法我举双手赞成,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四个姑娘养不住一个妈。实际情况就是如此,儿子媳妇就是多余这个妈,没有这个妈,各家各户也就过好了。夜里狂风大作,闪电一个连着一个,四个姑娘分头做母亲的工作,母亲执拗一辈子了,无论怎样就是不跟我们回城里:“我有儿子,住姑娘家不是让外人戳脊梁骨……”我说妈这都啥年代了,姑娘儿子一样,人家生女孩的人家就不过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当姑娘的也真不想给这俩孩子折腾了,你听我们的话,这要这个家安安稳稳不吵架就行,你能吃多少花多少……
  
  第二天早上院里一片狼藉,昨夜一场暴风雨,树叶树干满地,大门外的乡村公路上也是土匪进村经过烧杀抢一样,小哥哥两口子早已不见踪影,也不知什么时候走的,可能挣钱比他娘的命都重要吧。母亲执意一个人待在家里,大姐跪在母亲面前:“妈,你给我们去城里吧,我和三妹小妹相离那么近,你喜欢谁家住谁家,老爹不在了,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哮喘心脏病,我们真的不放心,你不去我们也不能安心做生意……”母亲使劲摇头,三姐急了:“娘,你要是不去,我跪死在你面前。这么大一个院子,你一个人肯定想俺爹,你先给我们进城,缓过来这股劲,你要是想回来我送你……”
  
  母亲和我们回城了,想家时我们带她回老家看看。楼群密集,城里的夏天热,母亲会在夏天待在老屋一段时间,没事和老姊妹拉拉家常,回味他们以前的岁月,日本鬼子来了的时候她们是怎么躲在地道里,人民公社大跃进的时候谁谁谁出风头了,文化大革命谁领着串联批斗了……提到房子,母亲总会对婶子大娘讲:“这房子就是给小儿子的,我就是住住……”都说糊涂老婆向闺女,可我母亲不是,不管儿子做了什么,做错了什么,她好像都能原谅,她眼里心里梦里全都是她的儿子。
  
  时间到了2012年,高速公路管理局要在我们村建一个出口,北环的延伸线也要穿过我们村,从孟州到三家店的快速通道说也是要从村里通过。公路设计院开始去村里丈量,规划路线和桥梁设置。小哥哥远在西安,好像长了顺风耳,第一时间回到了村里,因为房子要包赔钱,他最先想到如何让我母亲出去。
  
  我到家的时候哥哥正指着母亲的鼻子争吵,步步紧逼,母亲整个身子贴在了墙上。我把他拉到一边:“人在做天在看,你这样做你不怕得到报应,房子是谁盖得你比谁都清楚,当时咱三姐寄钱的单据还在,大姐买楼板用的司机还活着,你拍拍胸口问问良心你当时在干什么,你当时还是一个初中生……”小哥哥很是吃惊,他根本没想到一项木讷的我会如此指责,接着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在西安买了房子,正急着装修,我就是急着要这钱!”我说老娘怎么办,他两手一摊:“她又不是生了我一个……”母亲骂着不让我管闲事,她害怕我给小哥哥结下梁子:“死丫头,这事不用你管,我不信他能把我暗害了,活一天我就在这房子住一天……”我知道母亲放不下小哥哥,把气恼变成悔意:“小哥哥,做妹妹的可能说话重了,可是你这样对咱妈谁也控制不了情绪。我说你看土地证的拥有人是你,我,咱爹咱妈四个人,咱爹不在了,我也不要,你和咱妈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这钱就是咱妈的养老钱,你们一年不给一分钱老娘怎么过,一年看病都是用万数你知道吗?我给大姐三姐商量了,规划后我们三人在村里给老妈买一套房子,你和大哥哥的房子咱妈谁也不住,母亲钱花不完将来你们弟兄俩分,我们姑娘不参与行吗……”小哥哥一听暴跳如雷:“我的房子,土地证是我的名字,你们会的不少啊,想分钱没门,现在都给我搬出去……”
  
  时至浅秋,门口的老槐树满目葱绿,不知哪个孩子用镰刀把树皮拨弄了一地,树身渗出一滴滴浓缩的眼泪。阿黄围着院子找寻狗食儿,母亲养的几只土鸡咕咕咕个不停,失落的母亲再也找不到出气的对象,拿着一根小棍打阿黄,阿黄一动不动,瞪着眼睛挑战着母亲的底线,母亲气呼呼坐在地上:“唉,我这是老了,说话真是没底气了,鸡子狗儿也都不怕了……”
  
  我知道继续和哥哥争吵,母亲的心脏病很快就会发作,因为她走路已经摇摇晃晃,说话也语无伦次。倒了一些水,赶紧喂他吃速效救心丸,轻轻把她放到床上。把小哥哥拉到马路边:“你在西安买的房子将近二百万,母亲连看都不能看,如今你还惦记这一点钱,你啥时候想过咱爹走后咱妈的日子是咋过的,你想过你小时候你身体弱,发烧感冒不分时候,咱妈一米五的小个子是如何背着你跨沟走坎的。你还记得小时候给咱妈买自行车的承诺吗,那是你生柿子吃多了患上痢疾,瘦得像一条软蛇趴在咱妈肩头,咱妈拉着我,沟太宽没跨过掉了下去,裤子挂烂了,嘴也挂流血了,满脊梁圪针,我头上摔个大包,腿也摔瘸了,而唯独你好好的。母亲一瘸一拐背着你,你怎么说,妈发觉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我长大了给你买俩自行车,你带着我去串亲戚,小哥哥,你怎么啥都忘了,咱妈这个岁数了,你抬抬手让她过去好吗?”
  
  小哥哥蹲在马路边哭:“小妹妹,我真的不想这样,那是我自己的娘,我心里的苦心里的痛你知道吗?你嫂嫂人家不愿意,吵着今天离婚明天离婚,我还有俩孩子,我不想让俩孩子少爹少妈,咱妈我知道是不会受罪,因为还有你们几个!”
  
  多少年都没给小哥哥说知心话了,世俗的东西让我们改变了很多,政府推翻妇女头上的三座大山后,女人不仅仅是翻身做了主人,随着社会的进步,女人已经成了社会的女神,看着无奈无助无神的哥哥,我眼泪婆娑:“小哥,如果咱妈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妈是个传统的母亲,她觉得儿子才是她的全部,儿子的家才是她的家,她说住在俺们家里就是寄人篱下,有种串房檐的感觉。房子你要从长记忆才对,考虑一下母亲的感受,况且修路只是政府的一种规划,这不是一句话的事,这需要钱。”一提到房子,哥哥劲头来了:“咱三姐上次打了你小嫂,她恨都恨死咱妈了,还会让咱妈住这房……”
  
  听到这我举目无泪,奄奄的夕阳在西边留下最后一抹嫣红,整个村庄在嫣红散去之后沉寂于苍凉之中,我说:“小哥哥,兄妹一场不容易,本不该对堂公薄,可我觉得不这样,站在道德层面用人性感化,咱家的事情真的说不清,也许只有法律能冷酷的宣告对和错,房子用该是谁的不应该是谁的……”

  如果喜欢本文请关注微信号63474000
  或打开微信扫描下面二维码点击关注,添加好友。

  

  心怡日记网
 提供更多美文!欢迎在下面给本文评论!遇到喜欢的文章,别忘了用屏幕右侧的小工具转载或分享到朋友圈哦!
本文网友qq交流群:392630794(文学-情感-人生)发表文章:文章投稿 说说心情(留言板)

 90后,结婚时候有几个处男处女?  姐姐的爱情故事,我和堂姐的爱情  女人嫁什么样的男人喜欢男人的表现?
 为什么非处女不娶(切勿谩骂)!!!  值得一辈子去爱的人  很长很感人的文章让我看了哭了
 上万人看了都哭了,为了自己和孩子看完  男的女的都看好了,犯贱不该做的别做!  我太累了—如果我死了?
 说说80后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与困惑  搞清楚这几个答案再恋爱吧  如果你看了哭了,就请写下你爱的人的名字
 80后的悲哀,悲哀时代,可怜的人!  一个大学男生写的、没有颓废抱怨消极  爱与被爱,爱的人与被爱的人....
 老公养了个坐台情人,拒绝过性生活?  100句让人心疼唯美伤感的句子  女人一生千万不要做的几件事
 说说90后,90后的个性成长责任非主流  疼,一层层漫上来,撕心裂肺  深夜、一个人、一间房、一丝悲伤...
 70后的女人,妩媚,优雅,淡雅如兰  70后的我们都早已老去,只是不愿服老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失忆了,那么
 “莫名”的泪,莫名的伤...  妹妹你是我的天使(看完绝对泪崩)(1)  傻孩子要学着无情学着无所谓学着沉默...
 2007年日记 2006年日记 2005年日记  2010年日志 2009日志 2008年日志  2004年的网络日记(记录生活)
qq非主流日志大全


上一条:  想你的时候          下一条:  母爱,穿越死亡(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