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怡网

分享本站到: 我的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天涯社区 QQ收藏 百度搜藏 百度空间 百度贴吧 人人 新浪微博 QQ空间 复制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日志 > 打工日志 > 详细内容
电子厂往事(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5-4-19 18:54:34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 【】 【】【

  来源: 宝安日报《打工文学》周刊
 

  作者简介:侯志锋,广西宜州人,现漂泊珠三角,曾在《黄金时代》《佛山文艺》《汕头特区晚报》《打工文学周刊》《宜州文学》《河池文学》等报刊发过小说、诗歌、散文多篇,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会员。
 

  一九九八年靓丽的初夏,一辆客车载着我们从海风习习的茂名来到号称“世界加工厂”的东莞。车里躺满了那一届“科技中心”电子一班的同学,那时晕车的我躺在改装两层的车厢里把胃吐得一干二净。客车停在一个叫凤岗镇凤德岭的地方时,学员们活跃地从车上跳下,全班站成几排整齐的队列。来迎接我们的是电子厂的PE主管,校长高声地问:“同学们愿意留在这里吗?”队列里响起了落落寞寞的声音:“愿意!”就这样,我们二十多位学生成了“盈佳电子厂”的新员工。
 

  打饭插曲
 

  一座不大不小的厂房,主楼顶上伫立着“盈佳”两个红色的大字,正是下午,太阳还没落山,那两个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白色的厂房也在风中面向我们微笑,一切都是那么清新,犹如工业区中美丽的花卉风中笑声飞扬,从此,打工生活就会在我们的脚下展开,在我的想象中,这一切都是美好的开始。那时,盈佳电子厂算是处于凤德岭的最后面吧,从宿舍的窗口往外望,只见一座推了一半的山坡,一边是黄土苍苍,一边是郁郁葱葱的荒草,延伸到我们厂区后面,风一吹,茅草摇动,掩在草丛上的树叶扑腾腾跳跃,厂的前面和两边,全是清一色的厂房。
 

  在女人事主管那里登记,拿着厂服走回宿舍,把床铺弄好,大眼瞪小眼地发呆,不知是谁说了一声:“到吃饭的时间了吧”,我们几位同学拿着饭卡饭盒来到食堂前。
 

  打饭的高峰期已过,只有五六位姑娘站在窗口排队,她们零零散散地站着,那时大概是流行留马尾巴长发吧,我们发现这个厂子里的姑娘几乎都留着长发。平时在学校顽皮习惯了的我们插进她们的面前和中间,一位长发姑娘不满意地说:“有没有搞错?”站在那位嘟囔的姑娘后面的另一位姑娘,比她稍高一寸,也留着马尾巴长发,“哈哈”地笑了几声,人群都被感染,打饭的队列爆发出了一阵笑声。
 

  中午十二点下班,下午一点就得上班,间隔一小时。这一小时里,排队下班打卡,排队打饭吃饭,排队打卡上班,这短短的一小时几乎没有停顿。
 

  民以食为天下,盈佳电子厂每天扣二元五角钱的伙食费,但在工厂里打工,你丝毫感觉不到民以食为天的感觉。一个小小的饭盘,饭和菜装在一起,还没有半碗,员工大都喊着吃不饱。
 

  有一位资深员工,据说是退伍军人,来自陕西,经常在我们面前说:“三两口就吃完了,吃不饱啊!”有人在旁边打趣说:“这里只适合姑娘,减肥。”有人就笑,但笑得很无奈。早餐的稀饭照出人影,几点榨菜,常日如此,吃得肚皮发凉。
 

  经常有人自动离职,离职的员工把饭卡交到我们手上说:“兄弟,饭卡给你,可以吃一餐饱饭。”该兄弟走后,打饭的时间我们把他的饭卡拿到饭堂窗口打饭。保安早就坐在打菜台前,拿着饭卡仔细地对着面前的纸张说:“有没有搞错”,把饭卡拿了去。想多吃一份饭的希望化成了泡影。
 

  我和来自广东阳江的夏文青出去玩时,把饭卡交给黄子洋:“黄羊,帮我们打饭,如果下午两点还不回来,你就把饭干掉。”
 

  在外玩够,下午五点回来时,黄子洋拍拍肚皮,“我吃了三份饭,还感觉不饱啊。”全场男男女女一片笑声。
 

  小小员工
 

  我们的科文叫王一平,广东连平人,高个子,是那种苗条式的人物,有时弯着龙虾似的身子,上唇和鼻翼之间有一颗黑痣,健谈,属于那种夸夸而谈,语言掉进油缸里而没沾油之类的人。
 

  他对有些人说他已结婚,说他老婆漂亮到如何地步,知道他的人说他没有结婚,他有没有结婚,我都将信将疑。但我知道,他喜欢QA组长阿青。阿青是广西钦州人,性格开朗,脸上挂着一对酒窝,说话满口笑容,似一阵春风。
 

  王一平有一部自行车,阿青每次出去,都借他的自行车。当阿青走到楼下时,王一平见到,从三楼的宿舍走了出来叫道:“要不要单车”,阿青就站在楼下张开双掌,去接王一平丢下的单车钥匙。
 

  有一次我开玩笑说:“王一平是不是追你当小老婆?”阿青哈哈地笑:“王一平的大老婆在什么地方?”这次轮到我张大嘴巴却哑口无言。
 

  厂里有几位小姑娘,十一二岁,有一位叫雷莉,十三四岁,当QC,我知道她是阿青的老乡,是阿青介绍她进来的,要不然她小小的年纪,没有身份证,别人是不会要她作QC的。
 

  我问阿青:“那几个小姑娘都是你的老乡?”阿青说:“雷莉和另一位是,别的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人?”我说:“小小的就出来打工了?”阿青说:“家里穷,她们都不愿读书了。她们家里的人叫我帮带出来挣点钱,邻里邻居的,拗不过面子,就帮忙带出来了。”
 

  小雷莉也很喜欢说话,圆圆的脸面,小四方的身材,工友们给她起一个外号“皮蛋”,这当然大多时候是背对着她叫的,我们叫她的时候都学着阿青的那口白话叫她“泪泪”,她时时都嘟着圆圆的脸在笑。
 

  人们常常说:“泪泪,把你送到老派去。”她知道人家在开玩笑,就说:“把你送到地狱去。”而另外几位稍小的姑娘就不同了,人们这样跟她们开玩笑时,她们就说:“关你们什么事啊?”忐忑不安地奔上楼去。
 

  小雷莉也学着那些大姑娘说:“侯子,你什么时候请我吃饭啊?”有人在一边插嘴说:“请你吃皮蛋瘦肉粥。”外号“皮蛋”的雷莉顿时鸦雀无声。
 

  一次,雷莉在三楼的宿舍走廊向着二楼的宿舍高叫:“侯子!”我说:“什么事,皮蛋?”她说:“今天王一平说你的坏话。”我说:“王一平说我什么坏话?”,她吞吞吐吐的,我知道她在说谎。王一平听到就对阿青说:“你看雷莉在胡说八道,挑拨离间什么呀?”,阿青马上出来制止道:“泪泪。”我们在二楼也高喊:“泪泪!”
 

  有一天,王一平对我说:“侯志锋,你想不想下早班?”,我以为他开玩笑,就顺口答了一句:“想啊,谁不想下早班。”他说:“那好,你可以打卡下班。”他招手叫雷莉过来,原来雷莉在那条拉活干完了,阿青就叫王一平找工给雷莉干。每当雷莉和那几位小姑娘没活干的时候,我就得和几位员工提前打卡下班。
 

  工余时候
 

  每当不加班的时候,下午五点半下班,工友们吃过饭,四处鸟兽散,三五一群,或三三两两,很少有人老老实实地呆在宿舍里,我们最喜欢的一个项目,爬坡。凤德岭后面有几座土坡,那时,有的坡刚刚植种水果树,不高的水果树苗从土坑里撑出稚嫩的树杆,一株一株在坡上笑语朗朗。从远处看,高坡上还有火烧的痕迹。再往里走,就可以绕到我们厂后面的那一座土坡,高大的土坡被推土机推平了一半,真感叹现代“愚公移山”的神奇。
 

  也许第一次去爬凤德岭山坡吧,心里格外舒畅。被推平的半座坡的平地上,又重新长出些许新草来,平地的边缘,是低矮的草和树丛。美丽活跃的夏小琴,穿着连衣裙,挽起裙子,像一只蝴蝶一样,树丛上跃来跳去,比男孩还野。赵列列捡起地上的小沙石子向她砸去,夏小琴停止了跳跃,跑去追赶赵列列,两人绕来绕去,吸引我们开心大笑。
 

  有一次,大概是鬼节前后吧,厂里没生意,放假,来自湖北的何燕对我说:“侯子,我们去捡野果。”我说:“这里有野果吗?”何燕说:“有,山稔。”
 

  我和何燕及几位姑娘小伙们,走进一条土路,直往里走,前面的一座山坡横在尽头,踩了一小段草路,爬上坡顶,我们欢呼雀跃,坡的那边,是茫茫的楼群,四周环望,还是茫茫的楼群。想不到楼海之中还留下一处我们攀爬的山坡,犹如仙境。
 

  山坡上果然有不少稔子树,稔树丛上挂着零零星星的稔子果,只是当时稔子还不太成熟,很难寻到成熟的稔子果。“侯子,过来。”何燕在那边叫我,我走了过去,何燕把几粒成熟的稔子放在我的掌上,“给你,好吃吧?”我把一粒放进嘴里,“好吃,犹如回到家乡的山坡上采吃山稔果。”何燕满面绚烂。
 

  十八岁的何燕,此时穿一套裙子,长着一副甜美相。她也是一位QC,有时安排在我前面或是后面干活,她喜欢说话,我和她说话时,周围经常响起笑声。她有男朋友,是她老乡,去年从茂名高州一所电子技校分配来的。那时的盈佳电子厂,一般很少对外招男工,厂里的男员工都是从电子学校里直接送来的。何燕的男朋友比何燕小几个月,长着一副娃娃脸。何燕和我们说笑时有人问:“为什么看上那个小娃娃?”何燕笑着回答:“我喜欢他呗。”后来何燕的男友在外面找到了一份工作,自动离开盈佳电子厂,我问何燕他找了什么工,何燕说:“搞设计呗,听说是助理。”我们都羡慕那娃娃脸好命,才几天,听何燕说她男朋友不在那个厂了,又在四处找工,经常来找何燕。当然,她男朋友离开盈佳电子厂,不是现在,那是以后的事了。
 

  上班时新来的男员工问何燕是什么地方的人,何燕说:“俺是湖北的。”我抢着她的话回答:“不是,

页次:1/2  1条/页  共2条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未页    跳转至:

  如果喜欢本文请关注微信号63474000
  或打开微信扫描下面二维码点击关注,添加好友。

  

  心怡日记网
 提供更多美文!欢迎在下面给本文评论!遇到喜欢的文章,别忘了用屏幕右侧的小工具转载或分享到朋友圈哦!
本文网友qq交流群:392630794(文学-情感-人生)发表文章:文章投稿 说说心情(留言板)

 90后,结婚时候有几个处男处女?  姐姐的爱情故事,我和堂姐的爱情  女人嫁什么样的男人喜欢男人的表现?
 为什么非处女不娶(切勿谩骂)!!!  值得一辈子去爱的人  很长很感人的文章让我看了哭了
 上万人看了都哭了,为了自己和孩子看完  男的女的都看好了,犯贱不该做的别做!  我太累了—如果我死了?
 说说80后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与困惑  搞清楚这几个答案再恋爱吧  如果你看了哭了,就请写下你爱的人的名字
 80后的悲哀,悲哀时代,可怜的人!  一个大学男生写的、没有颓废抱怨消极  爱与被爱,爱的人与被爱的人....
 老公养了个坐台情人,拒绝过性生活?  100句让人心疼唯美伤感的句子  女人一生千万不要做的几件事
 说说90后,90后的个性成长责任非主流  疼,一层层漫上来,撕心裂肺  深夜、一个人、一间房、一丝悲伤...
 70后的女人,妩媚,优雅,淡雅如兰  70后的我们都早已老去,只是不愿服老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失忆了,那么
 “莫名”的泪,莫名的伤...  妹妹你是我的天使(看完绝对泪崩)(1)  傻孩子要学着无情学着无所谓学着沉默...
 2007年日记 2006年日记 2005年日记  2010年日志 2009日志 2008年日志  2004年的网络日记(记录生活)
qq非主流日志大全


上一条:  当上组长不容易          下一条:  求职路上那把伞